义马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青帝 第一千八百十五章 太难(上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18:46 编辑:笔名

青帝 第一千八百十五章 太难(上)

昨夜一场大雨冲得清新,车在道上缓缓行着,阳光自枝叶间洒落在道上,斑斑点点,女娲想着这些,她自己是没有繁衍的想法,但对整个族群有种隐忧,轻轻:“大劫已过,青朝迅速收回版图。”

“青制重新确立,囊括着整个版图。”

“随着天灾减少,人心也渐渐归附,或只要一二年,气相又是不同。”

说着,她看向了新洛,青色天柱滚滚而上,不断增强。

“只是,如果我们世界晋升到更高时空,会不会仙人之间,就可以繁衍出新的仙人了?”

“娲皇在担心晋升,汉民遭到新仙人淘汰?”

芊芊在某种渊源上具备天仙视角,她能明白女娲的忧虑,想了想安慰:“可见的时光里不大可能,外域也是在上一层时空坠落下来,据说五莲尝试着进行繁衍新仙人的计划,但仙人和仙人的子嗣还是凡人,最后整个计划方案成空中楼阁,他们也失败了……”

“或琼阳是唯一成果,但她不是谁和红云生下的女儿,而是凤凰一族母女感孕相继的传统,凤凰本来就是虚空种族的生命。”

“那如果外域当时晋升成功,进入更比我们现在高两层的时空呢?”女娲追问,她拥有吞并外域雪云仙的部分记忆,解释:“在原外域接触坠落下来小世界的传闻知识中,谁能连着晋升两层谁就能主导一切,要是叶君这样天命之子能成功,甚至要谁嫁他都可以,打破一切规则隔阂,哪怕是最抗拒的红云母女,也会毫无悬念委身顺服……”

她见芊芊神情不大对,其实是故意,因不愿意同是火属红云与叶青靠得太近,笑吟吟:“只是举个例子。”

这例子举的……

芊芊翻了个白眼,也想起叶青收拢红云投效,可是一个亚圣羽翼,心中就有点吃醋了,回去决定让叶青跪搓衣板,冷哼一声:“那就说不好了,某方面意义上可以对世界予取予求……”

“但我想这还是有限度,就算是繁衍的新族群,和现在的真一样强,但在更高时空也会诞生出更强者,可能和现在圣人一样强。”

“相对来说,还不是一样的凡人,世界内部能级区分,总不可免。”

“与其说是现在仙人相互繁衍,不如说晋升到后,那时地上凡人质地和灵魂相当于现在仙人一样……或没有这样夸张,但意思也是这样――上升期的世界内,晋升是整体,谁都在进步,落后只是相对……”

“我印象中的前两次晋升,都相隔非常远,一次是龙族时期到道国时期过渡,一次是道国时期到第一仙朝过渡,都是新生力量在变革中取得胜利。”

“还没有人,或哪个族群、或哪个势力,能引导二次晋升――坚持二次革新不成落后都难。”

“夫君是目前最有希望让青脉,自身有望在青朝寿限内完成一次晋升,但再往后或会缓下来,未来的事情,谁说得准呢?”

听着这样说,女娲再看向车窗外明晰的小镇,也是一阵静默,似乎埋藏在心中很久的某个想法,让她轻轻:“要是世界能一直没有瓶颈晋升,就好了。”

芊芊目光微不可查一晃,这想法,隐隐与自己心中想法相合,在夫君那里也听说过,并且夫君已着手在努力。

整个青制的构造不就是在世界层面的身正道直、与世而移?

只是过去青脉无法接入地气,种种阻碍不能落实,都在夫君崛起中落实了。

只是她还是喃喃:“我们世界变成淡青,晋入更高天,能不能继续崛升,我是希望,可或是太难了。”

“亿万世界,或有一二个,能抵达吧?”

两女没有再说话,马车驶入了镇子。

…………

镇子在天灾下有些残破,到处是崩塌的房子,但街道比野地里官道要好多了,在马车辚辚声响变轻微的时,在街道两侧,一群自发组织起来军民正在整理废墟,探寻救治伤者,忙忙碌碌,营营汲汲,这一幕在路上见到了许多,是在整片大陆上铺展着,重复着。

有人听见车轮声音和说话声,起身看向马车。

恰好一阵清风吹过帷幕,对于凡人的肉眼来说,没有见到身形半透明的宫裳丽人投影,只看到那个青衣少女的皎洁姿容,仅仅惊鸿一瞥,就怔在那里。

半响回过神来,相顾:“刚才有个仙子一样的美人过去了。”

“那是贵人,别看了,快把这个清理掉――明天去清理镇外!”有吏吆喝着。

轻微晃动车厢里,芊芊伸手将卷起的竹帷放下来,鼓起雪白轻纱帷幔徐徐回落,最后看一眼外面,两界树与龙气天藤影子逐渐淡去,正在一点点隐入空气中:“世界进入新状态,收回了宏观奇迹,感觉起来有点眼熟。”

“哦,我差点忘记了,芊芊还经过上次的晋升吧。”女娲眨眨眼睛,目光里带着笑意。

“算是吧。”

芊芊捂额,因道门抹黑造谣二帝一妃故事引发轰动,自己是青鸾分身的事情已广为流传,虽她自己并不承认,但周围人都已这么看她了。

女娲只是善意打趣,不为已甚转开话题:“都六个时辰,有叶君消息么?”

“没有。”

芊芊自己心情也是稍担忧,不表现出来,反安慰同伴女友:“不过共鸣没有异常,可能还在方舟里,或刚出来还有时差,信息尚在路上传递……但总是安全,娲皇别太担心。”

她才是叶青的本命道侣,这样一说,女娲不好多问,笑吟吟:“也对,现在诸圣失位,除非设下陷阱多个围攻,能单独威胁到叶君的人已没有了。”

但在她心中,晃过许多年前的应州下土,自己身为帝女时在庙里初次见到那个族人,发现他身上异常,受迫胁立下誓言永远保守这个只属于两人秘密,然后逐渐了解加深,一起去往地面上,那时叶君还是在泥泞荆棘中挣扎前行,一步步行至此,她都一点点见证着,陪伴着,相互帮助着,恍惚间就到了今天这一步……人的记忆总是会美化过去,让曾经痛苦淡化,美好点滴积累,一时恍然梦幻,嘴角不禁溢出一丝笑容。

“娲皇……娲皇?”芊芊声音有点奇怪的问。

“啊?没事。”

女娲在回忆中醒来,低首继续调整山河社稷图。

芊芊露出一个了然笑容,心忖娲皇真正最在意的人,还是夫君,不过她并不揭破这点,又看向女娲手里那张画卷上浮动的水墨。

凝聚着九州大陆上幅员广浩的帝国河山,地脉细节历历在目,越过东荒陆地,黑水洋七大陆,更远黑水洋中心还有一片隔海相望的广袤大陆,是在一片迷雾瘴气掩盖中,都是相互影响,不过芊芊也清楚不是当前任务。

她目光只看画面上东荒陆地,问身侧的丽人:“下个地气转移的节点是?”

“刚好是……嗯,我家呢。”

女娲缩放地脉细节,对比后,手指镇东的一片庙宇,顺着她隐隐半透明的手指望去,那片庙宇的屋舍有部分倒塌,前庭在地震中破坏严重,似乎厅堂干脆给拆掉了,不过地气确实有着勃发。

真正的山河社稷图本体已融入九州大陆、东荒大陆、黑水洋七大陆等一系列本土加强防御,女娲名义上借给了叶青,实际上没准备要回来,手里拿着的只是投影副本,不过这样一来,她就是黄脉之外最清楚地脉变化之人,元神投影下来给所有仙人分身提供指引。

对于别人自是公事公办,没有言语兴趣,她对青帝世界土著仙人始终没有认同感,哪怕对于青脉仙人也一样,这与她对地上平凡汉民的殷切爱护截然相反。

但在青汉仙朝的皇后、妃子这里,因她们经过了叶青的长期同化,换句话说在国野体系由淑女变成贵女,女娲还是认同她们是汉女,喜欢在宫里陪她们聊聊,话题天南地北……经常是聊着聊着就聊到叶青身上。

女娲自己不觉得奇怪,自确定谁能带领这世界的汉人遗民走向崛起、重新屹立在世界之巅后,她就习惯了生活和修行的方方面面都围绕着叶青,而收敛起别的情感。

记忆虽如昔年汉土时,世界终不同与过去,以假修真在应州下土暗面诞生出来的先天神女,她很清楚自己本质上是应州过去许多优秀女子灵体沉聚复苏,只是受到半部演义图书与封土祭祀、叶青借明玉郡主在皇帝里骗来敕命而改易,及最后外域雪云仙逃逸入内带来先天法宝五色石,种种不可复制的条件,才同化成女娲。

但她确定自己并非虚假,在这个世界生活,就是属于自己的真实。

她永远不会让叶青知道,自己两个渊源出身的先民少女与上古妖圣相融合,是哪个逐渐占据了主流……

遍布下土和地上娲皇庙,星罗棋布的祭坛,龙气陪祀的香烟,见证这场同化与被同化的战争,女娲刚刚说“我家”是指这些各地的庙宇,她平时算的上是四海为家,游荡在世界各地,只有叶青本体征战回归汉宫时,她才会心血来潮,去汉宫小住些时日,等叶青走后

,她会多留些时日,与女主人辞别继续远行。

虽女娲将自己感情掩饰很好,没有任何征兆,连叶青一直习惯了没有觉察,叶青平时的性格其实很现实,从不自作多情。

宜春白癜风医院
桂林治疗牛皮癣费用
南京哪家医院治癫痫病
宜春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桂林治疗牛皮癣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