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马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永生通天道 第一百四十四章 当堡主吗?

发布时间:2019-10-15 20:40:59 编辑:笔名

永生通天道 第一百四十四章 当堡主吗?

第三天一早,史安不管安安乐不乐意,就将她从阵法中拽出来丢在肩上,将住所中自己的物品都收拾在洞天石内。然后早早来到柜台前,手里拿着一块方方正正的闪铁块,静静地等待孙朗的到来。

卯时刚过,一个一身劲装的年轻炼气修士走到柜台旁,对着史安抱拳行礼道:“您可是外门的赵安师叔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我是执法堂的弟子,堂主命我来取走他请您熔炼的闪铁。”

“他怎么不亲自过来?”史安有些失望,做好的准备全都白费了。

“他今天一早忽然有了要紧的事,这才叫我过来取得。这是给您的报酬。”说着递过来五颗中品灵石,报酬方面倒是够了。

这下子史安彻底没招了。

他刚才还想着若对方不付报酬,或者给的报酬太少,他还可以用这个当借口扣押闪铁,要孙朗自己过来取,然后再实施自己的杀人计划。现在人家并没有仗势欺人,他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好递过去闪铁,然后对那弟子说道:“回去告诉孙堂主,以后还有材料要熔炼,在这里,或者到外门弟子住所那里的蓝湾小院都可以找到我。”

送走了那名弟子,史安怅然若失,心中不免想到:莫非孙朗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而不敢过来?

其实史安多心了,孙朗没有过来还真的是因为有要紧事。

当天早晨的寅时。

孙朗所在的执法堂后院里来了一个结丹修士,就是堡中被弟子们悄悄戏称为“独臂长老”的洛珏。

当洛长老出现在孙朗面前时,着实让他大吃了一惊:“这人怎么来了?自打当年回堡时给了我那把斧头之后,就再无更多的瓜葛,今天来执法堂找我会有什么事?”

忙起身行礼问道:“师叔您早,不知找我有何吩咐?”

洛珏眼睛一扫左右,孙朗自然明白事理,于是引着洛珏前往自己的修炼室,并安排今日当值弟子去五金行取回闪铁,其余弟子去堡内各处巡查。

洛珏用神识将前后院中探查一番,见再无闲杂人等,便微笑道:“好,孙堂主,还是你懂事。”

“师叔还是叫我孙朗吧,您那样喊我实在折煞我了。”

“也好,孙朗,今天我来找你是想看看你的修炼近况。看样子你已经接近三层巅峰了吧?”

“回师叔,再有半个月就可以冲击筑基中期了。”

“好,你修行进度之快超乎我的想象,不过前日与堡主师兄谈起你,他说你的灵根虽多,但主要问题在于灵根孱弱,即使在晋级筑基期时服用了些扩张灵根的丹药,但效果也并不明显。另外一个,你的气海即便与普通两灵根修士相比也显得有些小了,所以晋级虽快,但缺陷也多。”

“师叔说的是,师父也多次给我指出这点。说我的灵气贮藏量偏低,所以一旦与他人动手,一定不要有所保留,直接拿出要最为凌厉的法术,以尽快置对方于死地,万不可以陷入胶着状态,否则灵气不济就只有被消灭的份儿

。”说到这里他不免有些沮丧。

“你既然已经知道了,可想到什么解决此问题的办法?”

“厉害的法术我也从藏书阁中找了一些,正在苦练之中。您当初给我那把斧头,我实在不敢拿出来使用,太多人知道那本是刘德买到的物品,所以我已派心腹拿到极海派所辖的城市中,换到一批适合制作法器的中级材料,近期打算找人为我量身定做一件上品法器,以最大限度扩大我的战斗力。”

“嗯,”洛珏点点头,“未雨绸缪倒是对的,但方向却是错了。你问题的核心不是法术够不够厉害,也不是法器够不够犀利,而在于资质不够强。灵根孱弱无人可以破解,但气海扩张倒还真有办法解决,怎么,堡主师兄没有给你讲过?”

“没有。”听洛珏的意思自己的师父知道如何改善自己的现状,可为何不说?想到这里孙朗不觉有些气恼。

“那可能堡主另有安排吧,此话就当我没说过。”洛珏斜着眼看了看孙郎说道。

“师叔,话可别说一半咽一半,多少我们也过有一些师徒情分,”孙朗有些着急,拿旧日的情感说起了事情,“您就给我讲讲吧。”

“好吧,”洛珏见时机差不多了,半推半就地讲道:“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用,那就是通过灵气灌注来撑开气海,不过这么做会比较痛苦。”

“灌注灵气?您是说去阴魔宗的那个历练之法?”

“嗯,就是那个法子。”

“不是说那灌注之法只能筑基后期修士才能进行,而且是为了结丹才用的吗?”

“这个你先不用管,你现在只需老老实实回答我一个问题就行。”洛珏突然严肃地问道。

“您只管问,我照实回答就是。”

“你想做堡主之位吗?”

突如其来的问题震得孙朗一哆嗦,镇定了一会儿才说道:“师叔您不可乱说,这可是大逆不道之罪。”

“呵呵呵,”洛珏听后笑了,“别人看不懂你,你以为我也看不懂?当年你筑基后可以升任一堂的堂主,以你堡主亲传弟子的身份,明明可以进入用给堂或者易资堂当堂主,这两个地方一个管修炼物品的发放,一个管交易的灵石收支,是堡内最大的两个肥差,而你偏偏选了最没有油水,也是最辛苦的执法堂堂主的职位,所为何故?”

“执掌之后先是大力扩张属下队伍,又不断整风肃纪,任用资历不够但踏实能干的人,目的何在?严格要求属下加紧时间修炼,尤其是攻击性法术,执法堂本就是堡内文职,你增加属下的战斗力又是为何?还有,每日清晨早课加入忠、义训导内容,而那些对你有些微词之人都被开除执法堂,我想这些可不是大家所认为的恪尽职守那么简单吧?”

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孙朗张口结舌,嗫嚅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。

“你不必担心,今天我能开诚布公的向你说出这些话,而不是跑到你师父那里去讲,就是想亲耳听到你的回答,我再最后问你一次,你,想,当,堡,主,吗?”他一字一顿地问道。

孙朗犹豫半天,最后坚定地点点头。

“呵呵呵,”洛珏再次轻笑一声,“我没看错你,果然是有想法有手段。这样就好办多了,现在我就可以给你讲一些你应该知道的事情了,我先从阴魔宗讲起。”

“阴魔宗曾与堡主有一个秘密协定,隔一段时间要从堡内挑选五名弟子去他宗灌注灵气,用十年的代价培育一批结丹期弟子,然后再送还宗门。”洛珏道。

“这个我知道,我听说三十多年前那次一共去了五名筑基后期弟子,最后回来了三名结丹初期师叔,您是其中之一,回来后便与其他两名师叔一并成为堡内的长老。”

“嗯,我们的确是第一批,在三十四年前灌注的,那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些什么?”

“听堡内师兄弟们说,那灌注之法非常危险,虽然可以比普通按部就班地修炼有更大把握结丹,但死亡率也颇高,上次的灌注中就有两名弟子死了。”

洛珏微一点头说道:“这话说对了一半,成功率高不假,却是有十足把握;死了两个也不假,但不是死于灌注,而是死于我们三人之手。”

鄂州治疗睾丸炎医院
马鞍山好的妇科医院
邢台治疗白癫风医院
鄂州治疗龟头炎方法
马鞍山治疗白带异常方法